<b id="d1nlj"><th id="d1nlj"><listing id="d1nlj"></listing></th></b>

    <menuitem id="d1nlj"></menuitem>

      <font id="d1nlj"></font><rp id="d1nlj"><listing id="d1nlj"></listing></rp>
        <dfn id="d1nlj"><th id="d1nlj"><font id="d1nlj"></font></th></dfn>

                <rp id="d1nlj"><progress id="d1nlj"></progress></rp>

                  <font id="d1nlj"><noframes id="d1nlj"><font id="d1nlj"></font>
                  <cite id="d1nlj"></cite><font id="d1nlj"><listing id="d1nlj"><meter id="d1nlj"></meter></listing></font>

                  退稅變補稅,有限合伙基金投資人被要求按35%稅率交個稅1億多

                  發布日期:2021-03-22 10:40:25.0瀏覽次數:28
                  【 私募合伙基金投資證券投資基金,賺錢后代繳個稅7000萬后,又補稅6000萬】
                  合伙企業2014-2015年分三次代扣繳兩合伙人溫某、牛某“股息紅利”個稅共7560.76萬元;溫某的配偶及牛某,以涉案收入系從證券投資基金分配所得,應按財稅字[2002]128號和財稅字[1998]55號文件屬暫不征收個稅為由,向分局提出退稅申請。分局認為,不適用上述兩文件規定,決定不退稅。遂提起復議,市局同樣認定不適用不征稅文件,還指令分局在30日內重新按“生產、經營所得”稅目補征稅款6633.52萬元,加收滯納金,合計稅款12417.94萬元(注:加起來數字不對,應該是1.3億了)。合伙企業認為,市局不僅不予退稅,反補征巨額稅款,違背禁止不利變更原則。

                  私募基金的稅收政策,需要做好規劃和風險防范。

                  案情概括:
                  2012年10月18日,拉薩信泰合伙企業注冊成立,合伙人為溫紀明與牛國強。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拉薩信泰作為代扣代繳義務人,分三次代溫紀明、牛國強向稅務一分局繳納個人所得稅,品目名稱為“股息、利息、紅利”,共繳納稅款75607592元,其中溫紀明繳納稅款52925314.12元,牛國強繳納稅款22682277.88元。 
                  2016年5月12日,溫紀明因意外事件去世。2017年11月10日,溫紀明的配偶與牛國強一起向稅務一分局提出退稅申請,2017年12月26日,二人又委托律師向稅務一分局遞交退稅申請書。其認為涉案收入系從證券投資基金分配所得,應按財稅字[2002]128號和財稅字[1998]55號文件屬暫不征收個稅,要求稅務一分局依法退還稅款。 
                  2018年12月19日,稅務一分局以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為告知對象,作出拉稅一分稅通二[2018]70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認為不適用上述兩文件規定,決定不予退稅。 
                  2019年1月28日,拉薩信泰合伙企業與付艷榮、牛國強共同向拉薩市稅務局提出復議申請,要求撤銷拉稅一分稅通二[2018]70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退還拉薩信泰合伙企業錯誤以股息、紅利代扣代繳溫紀明、牛國強個人所得稅共計75607592元。 
                  拉薩市稅務局于2019年2月20日受理復議申請,后因案情復雜,經該機關負責人批準,決定行政復議決定延期至2019年5月20日前作出,并于2019年4月17日向申請人送達了拉稅復延字[2019]1號《行政復議決定延期通知書》。 
                  2019年5月19日,拉薩市稅務局作出拉稅復決字[2019]第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結論為:“申請人的涉稅業務應當適用個人所得稅(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的稅目征稅,不適用財稅字[2002]128號和財稅字[1998]55號文件關于免征個人所得稅的規定。被申請人作出的不退稅的決定適用依據錯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三款的規定,本機關決定撤銷被申請人作出的拉稅一分稅通二[2018]70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責令被申請人在30個工作日內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焙蠖悇找环志种匦伦龀鰶Q定,按“生產、經營所得”稅目補征稅款6633.52萬元,加收滯納金,合計稅款12417.94萬元。 
                  2019年6月6日,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付艷榮、牛國強向法院起訴,拉薩市城關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25日立案受理,后向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提審。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29日立案受理,隨后做出行政裁定,駁回起訴。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不服,向西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結果為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法院觀點

                  一審法院:
                  1.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復議機關撤銷稅務事項通知書并責令重新做出具體行政行為的決定,并非維持原行政行為,也非改變原行政行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將原行政機關與復議機關作為共同被告與法律規定不符,稅務一分局并非本案適格被告。
                  2.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復議機關以適用依據錯誤責令重新做出具體行政行為的復議決定符合法律規定。在新的行政行為重新作出之前,無法確認復議機關是否變相維持了原行政行為或者加重了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責任,且在原行政機關作出新的具體行政行為后,當事人可針對新的具體行政行為提起復議,并未剝奪其權利,即在本案中,拉薩市稅務局作出的復議決定書并未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合法權益產生實際影響。 
                  二審法院:
                  1.被上訴人稅務一分局作出的原行政行為《稅務事項通知書》已被復議機關予以撤銷,即復議機關改變了原行政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第二款,復議機關拉薩市稅務局系本案適格被告。一審法院關于稅務一分局并非本案適格被告的處理意見并無不當,予以支持。
                  2.上訴人不服稅務一分局不予退稅決定提起行政復議,復議對象為不予退稅的稅務行政決定,而并非稅務機關對納稅人溫紀明、牛國強征收稅款的前行政行為,復議機關撤銷不予退稅決定的復議結果與征收稅款的前行政行為本身并無直接關聯,不能因此得出復議決定既變相維持不予退稅決定又加重當事人納稅義務的結論。
                  3.稅務一分局作出的不予退稅決定對扣繳義務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及納稅人溫紀明、牛國強的權利義務產生實際影響,但復議機關已將不予退稅的原行政行為予以撤銷,即當事人的權利義務關系恢復至原行政機關作出不予退稅決定之前的狀態;同時,復議機關責令原行政機關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決定事項屬于針對原行政機關的行政指令,其內容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并未作出具體處理。即復議機關撤銷原行政行為并責令重做的決定,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不產生實際影響,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款第十項之規定,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一審法院關于復議決定并未對原告合法權益產生實際影響的認定與事實相符,且于法有據,予以支持。
                  4.復議決定本身并無不利于申請人權益的變更內容,即使重新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對申請人的權利義務將產生實際影響,亦可通過復議、訴訟程序依法尋求救濟。事實上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已對重新作出的行政行為提起復議、訴訟,故對上訴人所提復議決定責令重作后原行政機關補充征收稅款,實際增加當事人納稅義務,違背禁止不利復議變更原則的上訴意見,不予采納。
                  5.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七條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屬于共同訴訟的案件,人民法院可以決定合并審理。但未規定依法應當合并審理的情形,且本案中不存在屬于共同訴訟的法定情形,一審法院不予合并審理的處理并無不當。




                  西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行政裁定書
                  (2020)藏行終3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拉薩信泰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拉薩市稅務局。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拉薩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
                  上訴人拉薩信泰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因訴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拉薩市稅務局(以下簡稱拉薩市稅務局)、國家稅務總局拉薩市稅務局第一稅務分局(以下簡稱稅務一分局)行政復議決定一案,不服西藏自治區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藏01行初4號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12年10月18日,拉薩信泰合伙企業注冊成立,合伙人為溫紀明與牛國強。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作為代扣代繳義務人,分三次代溫紀明、牛國強向稅務一分局繳納個人所得稅,品目名稱為“股息、利息、紅利”,共繳納稅款75607592元,其中溫紀明繳納稅款52925314.12元,牛國強繳納稅款22682277.88元。
                  2016年5月12日,溫紀明因意外事件去世,付艷榮作為其配偶,以財產共有人和遺產繼承人的身份與牛國強一起于2017年11月10日向稅務一分局提出退稅申請,要求稅務一分局依法退還溫紀明多交稅款46880078.85元、退還牛國強多交稅款20091462.37元。
                  2017年12月26日,付艷榮、牛國強委托律師向稅務一分局遞交《關于拉薩信泰“證券投資基金分配收入”按國家規定暫不征收所得稅、代扣代繳稅款應全額退還的申請》,要求稅務一分局向付艷榮、牛國強全額退還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代扣代繳的個人所得稅款。
                  2018年12月19日,稅務一分局以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為告知對象,作出拉稅一分稅通二[2018]70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結論為“我局認為你公司申請退稅的業務不適用財稅字[1998]55號和財稅字[2002]128號文件的相關規定,你公司在該投資中所取得的收益所繳納的個人所得稅不予退稅?!?/span>
                  2019年1月28日,拉薩信泰合伙企業與付艷榮、牛國強共同向拉薩市稅務局提出復議申請,要求撤銷拉稅一分稅通二[2018]70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退還拉薩信泰合伙企業錯誤以股息、紅利代扣代繳溫紀明、牛國強個人所得稅共計75607592元。
                  拉薩市稅務局于2019年2月20日受理復議申請,向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付艷榮、牛國強送達了《行政復議受理通知書》,三申請人的委托代理人于2019年2月24日簽收。后因案情復雜,拉薩市稅務局不能在規定的期限內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經該機關負責人批準,決定行政復議決定延期至2019年5月20日前作出,并于2019年4月17日向申請人送達了拉稅復延字[2019]1號《行政復議決定延期通知書》。
                  2019年5月19日,拉薩市稅務局作出拉稅復決字[2019]第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結論為:“申請人的涉稅業務應當適用個人所得稅(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的稅目征稅,不適用財稅字[2002]128號和財稅字[1998]55號文件關于免征個人所得稅的規定。被申請人作出的不退稅的決定適用依據錯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三款的規定,本機關決定撤銷被申請人作出的拉稅一分稅通二[2018]70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責令被申請人在30個工作日內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痹搹妥h決定書于當日寄出,申請人于5月24日簽收。
                  2019年6月6日,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付艷榮、牛國強向法院郵寄起訴狀,拉薩市城關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25日立案受理,后向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提審。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29日立案受理。
                  原審法院認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三條、第十二條第二款的規定,拉薩市稅務局作為稅務一分局的上一級主管部門,具有受理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付艷榮、牛國強針對稅務一分局提起的行政復議申請并作出復議決定的職權。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行政復議機關應當自受理申請之日起六十日內作出行政復議決定,但是法律規定的行政復議期限少于六十日的除外。情況復雜,不能在規定期限內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的,經行政復議機關的負責人批準,可以適當延長,并告知申請人和被申請人,但是延長的期限最多不超過三十日”。本案中,拉薩市稅務局受理復議申請后,作出延期復議決定、最終作出復議決定均在法律規定的時限內,程序合法。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作出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是被告。經復議的案件,復議機關決定維持原行政行為的,作出原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和復議機關是共同被告;復議機關改變原行政行為的,復議機關是被告”之規定,本案中拉薩市稅務局針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付艷榮、牛國強作出的決定是“撤銷稅務一分局作出的拉稅一分稅通二[2018]70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責令在30個工作日內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該決定并非維持原行政行為,也非改變原行政行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將原行政機關與復議機關作為共同被告,與上述法律規定不符,對稅務一分局關于其并非本案適格被告的辯解理由予以采納。
                  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稱復議機關的決定是變相維持原行政行為,且加重其責任,違反了禁止復議不利變更原則。一審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規定“行政復議機關負責法制工作的機構應當對被申請人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進行審查,提出意見,經行政復議機關的負責人同意或者集體討論通過后,按照下列規定作出行政復議決定:(三)具體行政行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決定撤銷、變更或者確認該具體行政行為違法的,可以責令被申請人在一定期限內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2.適用依據錯誤的,”復議機關作出該復議決定符合法律規定,在新的行政行為重新作出之前,無法確認復議機關是否變相維持了原行政行為或者加重了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責任,且在原行政機關作出新的具體行政行為后,當事人可針對新的具體行政行為提起復議,并未剝奪其權利,即在本案中,拉薩市稅務局作出的復議決定書并未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合法權益產生實際影響。
                  綜上,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應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八項、第十項之規定,裁定:駁回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起訴。
                  上訴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不服一審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稱,請求撤銷西藏自治區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藏01行初4號行政裁定,指令該院審理本案。事實與理由: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于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按支付“股息”代扣代繳合伙人個人所得稅75607592.92元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涉案收入系證券投資基金收益,系從證券投資基金分配所得,按財稅字[2002]128號和財稅字[1998]55號文件屬暫不征收個人所得稅,代扣代繳款依法應全額退還。稅務一分局認為申請退稅業務不適用上述兩個文件規定,決定不退稅。拉薩信泰合伙企業遂進行復議,但拉薩市稅務局作出行政復議決定,不僅維持不退稅決定,同樣認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涉稅業務不適用上述兩個文件,還認定涉稅業務應適用個人所得稅(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的稅目征稅,指令稅務一分局在30日內補征稅款66335171.62元,按日萬分之五加收滯納金,合計稅款達124179441元。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不服向法院起訴要求撤銷復議決定,一審法院以復議決定“未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合法權益產生實際影響”為由,裁定駁回起訴。拉薩信泰合伙企業與稅務一分局發生納稅爭議,且金額特別巨大,拉薩市稅務局指令稅務一分局重新作出行政行為,是針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已繳納稅款應否退還,是否應補繳巨額稅款直接、重大的決定和指令,實際也造成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申請退稅未獲支持,既維持了稅務一分局不退稅行為,又改變了按息不按生產經營所得稅行為,已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合法權益產生了重大影響,一審裁定認為未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合法權益產生實際影響,與事實不符,違背法律。
                  1.一審裁定遺漏重要事實。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當庭向一審法院提交[2019]45號《稅務事項通知書》,證實稅務一分局已按拉薩市稅務局的指令,作出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更為不利的決定,不僅不予退稅,反補征巨額稅款。復議決定是否變相維持原行政行為或者加重當事人責任,是一審法院的審查職責。拉薩市稅務局既有維持,又有改變原行政行為的內容,違背禁止不利變更原則。
                  2.一審裁定否認行政復議決定的存在,與事實不符。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向一審法院提交稅務一分局重新作出的[2019]45號《稅務事項通知書》,而一審法院視而不見,認為在新的行政行為重新作出之前,無法確認復議機關是否變相維持原行政行為或者加重當事人的責任,但又稱復議決定并非維持、也非改變原行政行為的認定自相矛盾。
                  3.一審裁定認為行政復議決定非“改變原行政行為”,與事實不符。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二十二條規定,“復議機關改變原行政行為,是指復議機關改變原行政機關的處理結果”“確認原行政行為無效”“確認原行政行為違法”均屬于改變原行政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規定,“行政復議機關責令被申請人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被申請人不得以同一的事實和理由作出與原具體行政行為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具體行政行為”,稅務一分局作為拉薩市稅務局的分支機構按照行政復議決定,只能補征稅款。拉薩市稅務局作為復議和垂直領導的上級機關,改變了稅務一分局按股息所得征稅行為,要求按生產經營所得征稅,屬于適格被告。
                  4.拉薩市稅務局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駁回了退稅申請,又改變了原行政行為,應作為共同被告?!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四條規定,“行政復議決定既有維持原行政行為內容,又有改變原行政行為內容或者不予受理申請內容的,作出原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和復議機關為共同被告”,拉薩市稅務局對稅務一分局作出的不予退稅理由予以采納,改變了按息征稅的決定,應作為本案的共同被告。
                  5.行政復議決定不退稅75607592.92元,要求補稅124179441元,合計征稅已達199787033元,一審裁定認為未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合法權益產生影響,與查明事實不符,案件的審理結果與拉薩信泰合伙企業有重大利害關系,產生了重大影響。
                  6.本案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十二條規定,“法律、法規規定可以提起訴訟的其他行政案件”。一審裁定剝奪了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訴權,違背了法律規定。
                  7.稅務一分局在答辯狀及庭審答辯中,均未提出其并非適格被告。
                  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另補充上訴理由如下:
                  1.本案系征稅糾紛。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代稅務一分局扣繳稅款,拉薩市稅務局審核收取稅款,屬于稅務一分局的征稅行為,責任應當由稅務一分局承擔。
                  2.拉薩市稅務局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只是撤銷了后續處理行為,并未撤銷原征稅行為,既有維持又有改變。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申請行政復議,系對扣繳稅款要求進行合法性審查,扣繳稅款征稅行為是復議審查的對象,復議決定雖撤銷了《稅務事項通知書》,但未撤銷稅款征收行為,同時還要補征。
                  3.行政復議決定責令重新作出行政行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規定,實際系責令補征。責令重新作出行政行為,系在已審查確認原行政行為有錯的前提下,要求自我糾錯,稅務一分局作出的扣繳征稅行為是已執行的行為,在未被撤銷的前提下,是無法指令重新作出的。拉薩市稅務局僅以法律適用錯誤為由責令重新作出行政行為,系維持已扣繳稅款的基礎上,再補征稅款。
                  4.一審法院未對原行政行為進行審查,無視稅款征收行為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合法權益產生的影響,駁回起訴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規定。
                  5.一審法院對稅務一分局在一審期間改變被訴行政行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追加起訴只字未提,割裂事實,未依法予以合并審理。稅務一分局依照行政復議決定作出[2019]45號《稅務事項通知書》,在維持已扣繳稅款的基礎上,責令溫紀明、牛國強補繳稅款66335171.62元,并按日萬分之五追加滯納金,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不服已在規定期限內起訴,一審法院對該案情未如實、完整、全面認定事實,更未按規定對上訴人追加起訴一并審理。一審法院既未審查原行政行為,亦未審查原行政行為的改變,無視已繳納稅款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產生的影響,未依法履職,并駁回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起訴,請求二審法院依法予以糾正。
                  被上訴人拉薩市稅務局辯稱:1.拉薩市稅務局依法作出拉稅復決字[2019]第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程序合法,不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規定的可撤銷情形;2.復議決定撤銷稅務一分局作出的行政行為,并責令30日內重新作出行政行為,復議決定既未維持原行政行為,亦未改變原行政行為,而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三款規定,經全面審查后認定適用依據錯誤,依法作出的撤銷決定;3.拉薩市稅務局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撤銷了原行政行為,在原行政行為被撤銷的情況下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將稅務一分局作為共同被告無法律根據;4.復議決定撤銷原行政行為后,決定內容未對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合法權益產生實際影響,且稅務一分局作出新的行政行為后,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可針對新的行政行為提起訴訟,并未剝奪其權利和救濟途徑。《稅務行政復議規則》第七十六條規定,“行政復議機關責令被申請人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被申請人不得作出對申請人更為不利的決定;但是行政復議機關以原具體行政行為主要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或適用依據錯誤決定撤銷的,被申請人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除外”,故拉薩市稅務局作出的復議決定、稅務一分局重新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符合規范性文件的要求,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被上訴人稅務一分局辯稱:1.拉薩信泰合伙企業非本案適格原告,無權要求行政機關撤銷具體行政行為,應當駁回其上訴請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五條“行政行為的相對人以及其他與行政行為有利害關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有權提起訴訟。有權提起訴訟的公民死亡,其近親屬可以提起訴訟”。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僅繳納了代扣代繳其企業兩合伙人的個人所得稅,并未錯誤繳納企業所得稅,并非本案行政行為利害關系人,非適格原告,應駁回起訴;2.對于拉薩信泰合伙企業要求稅務一分局退還稅款并支付銀行利息的主張,稅務一分局并未收取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繳納的合伙企業稅款,不存在退還稅款的問題;3.稅務一分局作出的原具體行政行為經拉薩市稅務局復議決定已撤銷并責令重新作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規定,稅務一分局并非本案適格被告,稅務一分局已于2019年重新作出[2019]第45號《稅務事項通知書》,且該稅務事項上訴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已向拉薩中院提起了行政訴訟,故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存在重復起訴;4.根據《關于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投資者征收個人所得稅的規定》第二十條“投資者應向企業實際經營管理所在地主管稅務機關申報繳納個人所得稅。投資者從合伙企業取得的生產經營所得,由合伙企業向企業實際經營管理所在地主管稅務機關申報繳納投資者應納的個人所得稅,并將個人所得稅申報表抄送投資者”。上訴人應對其企業合伙人個人所得稅向稅務部門進行申報。
                  二審期間,被上訴人稅務一分局提交收據一份,擬證明牛國強、付艷榮于2017年11月13日向該局提交退款申請書、定稅憑證、法律依據等資料。上訴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對該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被上訴人拉薩市稅務局對該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本院認為被上訴人稅務一分局提交的該證據,雖然上訴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被上訴人拉薩市稅務局對真實性、合法性均無異議,但該證據被上訴人稅務一分局在一審過程中并未提交,且不屬于二審新證據,故本院不予采納。
                  二審審理查明的事實與一審基本一致,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上訴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認為被上訴人稅務一分局作出的不予退稅決定侵犯其合法權益,向被上訴人拉薩市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要求撤銷被上訴人稅務一分局作出的不予退稅決定。被上訴人拉薩市稅務局作出復議決定,撤銷稅務一分局作出的拉稅一分稅通二[2018]70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責令稅務一分局在30個工作日內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被上訴人稅務一分局作出的原行政行為《稅務事項通知書》已被復議機關予以撤銷,即復議機關改變了原行政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第二款“復議機關改變原行政行為的,復議機關是被告”之規定,復議機關拉薩市稅務局系本案適格被告。一審法院關于稅務一分局并非本案適格被告的處理意見,并無不當,本院予以支持。關于上訴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所提復議機關拉薩市稅務局所作復議決定既有維持原行政行為內容,又有改變原行政行為內容,應將原行政機關稅務一分局和復議機關拉薩市稅務局作為共同被告的上訴意見。本院認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不服稅務一分局不予退稅決定提起行政復議,復議對象為不予退稅的稅務行政決定,而并非稅務機關對納稅人溫紀明、牛國強征收稅款的前行政行為,復議機關撤銷不予退稅決定的復議結果與征收稅款的前行政行為本身并無直接關聯,不能因此得出復議決定既變相維持不予退稅決定又加重當事人納稅義務的結論。故對該上訴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本案中,拉薩市稅務局復議認為被申請人稅務一分局所作不退稅決定適用依據錯誤,決定撤銷該《稅務事項通知書》并責令重新作出。本院認為,稅務一分局作出的不予退稅決定對扣繳義務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及納稅人溫紀明、牛國強的權利義務產生實際影響,但復議機關已將不予退稅的原行政行為予以撤銷,即當事人的權利義務關系恢復至原行政機關作出不予退稅決定之前的狀態;同時,復議機關責令原行政機關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決定事項屬于針對原行政機關的行政指令,其內容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并未作出具體處理。即復議機關撤銷原行政行為并責令重做的決定,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不產生實際影響,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款第十項之規定,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一審法院關于復議決定并未對原告合法權益產生實際影響的認定與事實相符,且于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關于上訴人所提復議決定責令重作后原行政機關補充征收稅款,實際增加當事人納稅義務,違背禁止不利復議變更原則的上訴意見,本院認為,復議決定本身并無不利于申請人權益的變更內容,即使重新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對申請人的權利義務將產生實際影響,亦可通過復議、訴訟程序依法尋求救濟。事實上拉薩信泰合伙企業已對重新作出的行政行為提起復議、訴訟,故對該上訴意見,本院不予采納。關于上訴人所提一審期間已對重新作出的行政行為提起訴訟,但請求與本案合并審理的申請被拒絕,一審法院存在不依法履職情形的上訴意見,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七條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屬于共同訴訟的案件,人民法院可以決定合并審理。但未規定依法應當合并審理的情形,且本案中不存在屬于共同訴訟的法定情形,一審法院不予合并審理的處理,并無不當,故對該上訴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上訴人拉薩信泰合伙企業的上訴理由和請求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審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  判  長   向 海 菊
                  審  判  員   達娃次仁
                  審  判  員   何 銳 剛
                  二〇二〇年八月二十六日
                  法 官 助 理   色吉白姆
                  書  記  員   尼瑪卓瑪
                  來源:財稅閑談 編輯:吳蕊優
                  下一條:全了!好賬先生提醒您:小微、個體戶,這些扶持政策必看!
                  日本特黄无码毛片在线看_国产亚洲第一_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在线观看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