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d1nlj"><th id="d1nlj"><listing id="d1nlj"></listing></th></b>

    <menuitem id="d1nlj"></menuitem>

      <font id="d1nlj"></font><rp id="d1nlj"><listing id="d1nlj"></listing></rp>
        <dfn id="d1nlj"><th id="d1nlj"><font id="d1nlj"></font></th></dfn>

                <rp id="d1nlj"><progress id="d1nlj"></progress></rp>

                  <font id="d1nlj"><noframes id="d1nlj"><font id="d1nlj"></font>
                  <cite id="d1nlj"></cite><font id="d1nlj"><listing id="d1nlj"><meter id="d1nlj"></meter></listing></font>

                  提供與實際收入不符的利潤表簽訂合同構成欺詐

                  發布日期:2021-03-22 10:43:23.0瀏覽次數:57
                  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
                  (2021)鄂01民終206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方某,居民身份證住址武漢市江岸區。
                  上訴人(原審被告):武漢每味八號科技有限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陳某,居民身份證住址武漢市武昌區。
                  上訴人方某、武漢每味八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每味八號公司)因與被上訴人陳某股權轉讓糾紛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人民法院(2019)鄂0102民初921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21年1月6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因案情不復雜,本院決定對本案不開庭審理,并告知了當事人。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方某、每味八號公司上訴請求:一、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陳某的全部訴訟請求;二、本案一審、二審訴訟費用由陳某承擔。事實和理由:一、一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陳某是自愿給每味八號公司投資入股,沒有事實證明方某、每味八號公司欺詐陳某。陳某是杭州冰松股權投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杭州冰松股權投資有限公司對每味八號公司的所屬企業經營及管理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盡職調查。杭州冰松股權投資有限公司在全面了解每味八號公司及旗下餐廳的生產經營及財務管理方面情況后,認為每味八號公司總標的太小,不具有投資價值,就否決了此項投資。陳某是制作《利潤表》的當事人之一,他以個人的名義,自愿向每味八號投資50萬元,是與《利潤表》毫無關聯的。然而,陳某卻在法庭上謊稱對《利潤表》內涵不知情,是受方某蒙騙欺詐而投資。更荒唐的是以此為證,主張撤銷《股份代持協議書》,卻被法庭采信。二、一審法院認定證據及適用法律錯誤。陳某向法庭提供的稅務部門對每味八號公司的審查結論是與本案無關聯的證據。陳某為了從方某身上索取更大的利益,不擇手段地編造謊言,利用《利潤表》到武漢稅務局第一稽查局舉報每味八號公司及方某嚴重偷漏稅。經稽查局嚴格審查每味八號公司全部財務后,得出的結論是:公司及方某都沒有偷漏稅的行為。并指出舉報人提供的《利潤表》缺乏真實性,不能作為偷漏稅的證據。然而,法庭卻片面地引用稽查局的審查結論,錯誤地得出方某利用不真實的《利潤表》欺詐陳某向每味八號公司及方某投資。法庭依此為證據,判定方某欺詐陳某,裁定撤銷陳某與方某簽訂的《投資入股代持協議書》,返還陳某的50萬元股權轉讓金及損失費。
                  陳某辯稱,一審認定事實清楚,法律適用正確。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陳某在一審法院的起訴請求:1.判令撤銷陳某與方某于2018年3月30日簽訂的《武漢每味八號科技有限公司投資入股代持協議書》;2.判令方某返還陳某股權轉讓價款500000元;3.判令方某向陳某支付自2018年4月4日起至500000元股權轉讓價款還清之日止的資金占用費(以500000元為本金,按年利率24%計算);4.本案的訴訟費由方某、每味八號公司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每味八號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18日,注冊資本2000000元,股東為方某、劉菡。2015年5月6日,每味八號公司股東變更為方某、劉菡、上海青驄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注冊資本變更為2400000元。2016年7月7日,每味八號公司投資人變更為方某、劉博鋒、上海青驄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方某持股56.66%、劉博鋒持股10%、上海青驄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股33.33%。
                  每味八號公司2017年10月10日制定的《章程》中關于股東轉讓出資的條件約定:股東之間可以相互轉讓其全部出資(注:兩個股東不允許全部轉讓)或部分出資;股東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其出資時必須經全體股東過半數同意,不同意轉讓的股東應當購買轉讓的出資,如果不購買轉讓的出資,視為同意轉讓;經股東同意轉讓的出資,在同等條件下,其他股東對該出資有優先購買權。
                  方某向陳某提供了每味八號公司2015年12月、2016年12月、2017年11月利潤表及其個人2017年9月至11月期間的銀行流水。2018年3月30日,方某(甲方)與陳某(乙方)、每味八號公司(丙方)簽訂《武漢每味八號科技有限公司投資入股代持協議書》,約定:甲方同意出讓持有每味八號公司的5%股份給與乙方,乙方以500000元作為對價,乙方股份由甲方暫代持,代持期限自本協議簽訂之日起至甲方按乙方指示轉讓給乙方或乙方指定的第三方之日止;乙方持有股份全權由甲方來運營公司管理,公司未來股改時,甲方為乙方代持股份將實名公司主體結構中;乙方擔任公司的對外融資顧問,具體負責對甲方的運營管理進行必要的協助,幫助給與重構公司合理的股權架構意見,制定公司股權激勵政策意見,檢查公司財務,每月幫助公司制定提供對應的財務數據報表及該月的運營數據分析,制定標準的公司財務制度,規范公司財務流程,制定公司稅收籌劃方案,向甲方提供行業的分析意見、咨詢、策劃、建議等服務,向甲方輸送匹配公司的業務資源,負責公司對外資本市場整體運作,為甲方尋求匹配合適的管理人才;甲乙各方如有違反本協議其他約定的,則視作違約方單方終止本協議,違約方將賠償投資金額給守約方。協議簽訂后,陳某于2018年4月4日向方某支付股權轉讓款500000元。
                  陳某認為方某隱瞞了每味八號公司的實際經營情況,向其提供虛假的資料,故訴至一審法院。
                  2019年10月23日,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就陳某檢舉每味八號公司涉嫌偷稅漏稅一事作出《稅收違法檢舉案件檢查情況書面告知書》,載明檢查結果為每味八號公司沒有舉報人線索所載明的銷售規模。
                  審理中,一審法院依陳某申請向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調取了每味八號公司2016年7月至2017年12月期間的納稅申報信息,其中載明的營業收入遠低于方某向陳某提供的每味八號公司利潤表中記載的營業收入。
                  一審法院認為,方某在與陳某簽訂《武漢每味八號科技有限公司投資入股代持協議書》前,向陳某提交了每味八號公司的《利潤表》,經庭審查明的事實可以確認該《利潤表》中記載的營業收入遠高于實際營業收入。方某提交與實際營業收入不相符的《利潤表》,構成欺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四十八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四條的規定,陳某有權請求予以撤銷,因此一審法院對陳某要求撤銷《武漢每味八號科技有限公司投資入股代持協議書》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五十七條規定:“民事法律行為無效、被撤銷或者確定不發生效力后,行為人因該行為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不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由此所受到的損失;各方都有過錯的,應當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焙贤怀蜂N后,陳某向方某支付的股權轉讓款500000元應予返還。方某占用陳某資金導致其產生資金占用損失,陳某要求方某賠償其損失于法有據,但其要求按照年利率24%計算資金占用費并無合同依據或法律依據,該資金占用損失應以500000元為基數,自2018年4月4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計算;自2019年8月20日起至清償之日止按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計算。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一百五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四條、第五十八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的規定,判決:一、撤銷陳某與方某、每味八號公司于2018年3月30日簽訂的《武漢每味八號科技有限公司投資入股代持協議書》;二、方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陳某返還股權轉讓款500000元;三、方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陳某賠償資金占用損失(以500000元為基數,自2018年4月4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計算;自2019年8月20日起至清償之日止按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計算);四、駁回陳某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8800元、保全費3020元,合計11820元,由方某負擔。
                  本院二審期間,當事人未提交新證據。
                  經審理查明,一審查明的事實屬實。
                  本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第一條“民法典施行后的法律事實引起的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民法典的規定。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實引起的民事糾紛案件,適用當時的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但是法律、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實持續至民法典施行后,該法律事實引起的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民法典的規定,但是法律、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的規定,本案爭議的事實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生效之前,本案應適用原《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和原《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的規定。
                  方某在與陳某簽訂《武漢每味八號科技有限公司投資入股代持協議書》前,向陳某提交了每味八號公司的《利潤表》。一審法院依據陳某的申請,向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調取了每味八號公司2016年7月至2017年12月期間的納稅申報信息,其中載明的營業收入遠低于方某向陳某提供的每味八號公司利潤表中記載的營業收入。根據原《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四十八條“一方以欺詐手段,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受欺詐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撤銷”和原《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四條“下列合同,當事人一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一)因重大誤解訂立的;(二)在訂立合同時顯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當事人請求變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不得撤銷”的規定,方某提交與實際營業收入不相符的《利潤表》,其行為已構成欺詐,陳某有權請求法院依法予以撤銷。方某和每味八號公司上訴稱該《利潤表》是提供給杭州冰松股權投資有限公司作為投資決策參考,但其在一、二審中均未提交充足的證據證明,其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故,一審法院判決撤銷陳某與方某簽訂的《武漢每味八號科技有限公司投資入股代持協議書》并判決方某向陳某返還已支付的股權轉讓款500000元及資金占用期間的利息損失并無不當。
                  綜上所述,方某和每味八號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8800元,由方某和武漢每味八號科技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黃 浩
                  審判員 鮑 剛
                  審判員 易齊立
                  二〇二一年二月三日
                  法官助理黃旭東
                  書記員房珣
                  來源:財稅閑談 編輯:吳蕊優
                  下一條:全了!好賬先生提醒您:小微、個體戶,這些扶持政策必看!
                  日本特黄无码毛片在线看_国产亚洲第一_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在线观看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