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d1nlj"><th id="d1nlj"><listing id="d1nlj"></listing></th></b>

    <menuitem id="d1nlj"></menuitem>

      <font id="d1nlj"></font><rp id="d1nlj"><listing id="d1nlj"></listing></rp>
        <dfn id="d1nlj"><th id="d1nlj"><font id="d1nlj"></font></th></dfn>

                <rp id="d1nlj"><progress id="d1nlj"></progress></rp>

                  <font id="d1nlj"><noframes id="d1nlj"><font id="d1nlj"></font>
                  <cite id="d1nlj"></cite><font id="d1nlj"><listing id="d1nlj"><meter id="d1nlj"></meter></listing></font>

                  某上市公司運輸業務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611萬元

                  發布日期:2021-03-30 10:15:51.0瀏覽次數:31

                  問題四、申請人披露,根據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2020)豫01刑終665號),申請人涉及煤炭運輸服務供應商虛開增值稅發票案件,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稅務部門關于該事項進一步處理的通知。請申請人補充披露報告期內受到的行政處罰情況和整改情況,并補充說明上市公司及其現任董事、高管最近36個月是否受到過證監會行政處罰或最近12個月是否受到過交易所公開譴責;上市公司或其現任董事、高管是否存在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立案偵查或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的情況。請保薦機構和申請人律師對上述事項進行核查,并就是否符合《上市公司證券發行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發表明確意見。 


                  回復:


                  (二)2019年接受虛開增值稅發票事項

                  1、接受虛開增值稅發票事項說明

                  2017年6月至2018年8月,公司因運輸原煤分別接受鄭州豐捷貨物運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鄭州豐捷”)和河南旭晟貨物運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旭晟”)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3,343,010.00元(其中稅款1,324,859.93元)和2,765,212.06元(其中稅款251,408.09元),新鄉市稅務部門于當時認證準予作進項稅額抵扣,公司按照發票注明金額向兩家承運公司支付了運費。

                  2019年6月,經新鄉市國家稅務局第三稽查局協查通知證實:公司取得的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系對方合作的代理人以兩家運輸公司的名義虛開,公司按照稅務部門要求協助提供了與兩家承運公司簽訂的原煤運輸合同、開具的增值稅發票復印件、付款憑證等資料,所抵扣的進項稅已在2019年5月做進項稅額轉出處理。

                  2020年8月,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下達刑事裁定書【(2020)豫01刑終665號】(該刑事裁定書附在文后——編者注),對上述兩家公司相關人員作出處罰判決。

                  2020年12月8日,發行人收到稅務部門出具的《稅務處理決定書》(新稅三稽處[2020]74號),針對以上事項稅務部門要求申請人補繳相關增值稅及其相關稅費和對應的滯納金。同時,該局在上述《稅務處理決定書》中明確說明于2019年12月31日至2020年11月27日對申請人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納稅情況進行了檢查,追加認定申請人取得的北京英特環科水處理工程設備有限公司(下稱“北京英特”)開具的發票存在“票貨不一”的情形(其中交易金額4,754,675.44元,增值稅進項稅額800,028.35元),要求申請人補繳相關增值稅及相關稅費和對應的滯納金,同時準予申請人繳納的相關稅費在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


                  2、申請人上述事項屬于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之情形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發布的《關于納稅人善意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0〕187號)》,“購貨方與銷售方存在真實的交易,銷售方使用的是其所在?。ㄗ灾螀^、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的專用發票,專用發票注明的銷售方名稱、印章、貨物數量、金額及稅額等全部內容與實際相符,且沒有證據表明購貨方知道銷售方提供的專用發票是以非法手段獲得的,對購貨方不以偷稅或者騙取出口退稅論處。但應按有關規定不予抵扣進項稅款或者不予出口退稅;購貨方已經抵扣的進項稅款或者取得的出口退稅,應依法追繳。購貨方能夠重新從銷售方取得防偽稅控系統開出的合法、有效專用發票的,或者取得手工開出的合法、有效專用發票且取得了銷售方所在地稅務機關已經或者正在依法對銷售方虛開專用發票行為進行查處證明的,購貨方所在地稅務機關應依法準予抵扣進項稅款或者出口退稅”。

                  根據公司提供的原始憑證資料,在上述事項中鄭州豐捷、河南旭晟及北京英特開具的發票均為其所在省、市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注明的銷售方名稱、印章、貨物數量、金額及稅額等全部內容與實際交易情況相符,新鄉當地稅務部門也于當時同意對發票作進項稅額抵扣。公司在接受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時并不知曉發票為虛開,公司所取得的相關發票具有真實業務背景,貨物已實際交付,銷售方使用的發票明細與交易情況相符。公司已履行了應盡的注意義務,并對收到的發票進行了合理審核和認證;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2020>豫01刑終665號)未認定公司或公司相關人員在該案中存在違法或犯罪行為。

                  申請人已根據《稅務處理決定書》(新稅三稽處[2020]74號)的要求補繳了相關增值稅及相關稅費和對應的滯納金。

                  發行人律師認為在上述涉稅事項中發行人行為符合《關于納稅人善意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處理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0〕187號)》的規定,屬于納稅人善意取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之情形。

                  3、新鄉化纖執行及整改情況說明

                  新鄉化纖在收到稅務部門出具的處理決定書后,立即足額繳納了相關稅費及滯納金,并對公司現有供應商準入體系、財務、稅務相關的規章制度進行全面梳理,并加強了對財務、稅務工作的內部管理,以規避相關風險事件。

                  4、該行為不構成重大違法行為

                  根據發行人提供的與上述事項有關材料(合同、發票、銀行流水等),及中介機構對新鄉市稅務局第三稽查局進行的實地走訪,發行人取得的上述發票是基于真實業務背景形成的,且具有相關資料(合同、發票、銀行流水等)予以支持,不屬于發行人及發行人財務人員故意行為。

                  截至本回復出具日,發行人及發行人財務人員并沒有因為取得上述票據被有關機關采取強制措施、司法建議或予以行政處罰,申請人上述事項屬于善意取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之情形,非主觀惡意。

                  2021年1月12日,新鄉市稅務局第三稽查局出具了《關于“新稅三稽處[2020]74號稅務處理決定書”的情況說明》確認“我局對上述事項出具的稅務處理決定不屬于行政處罰事項,新鄉化纖接受上述三家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的行為不屬于重大稅務違法違規行為,檢查期間尚未發現其他類似情況”。

                  綜上所述,新鄉市稅務局第三稽查局出具的專項說明認定稅務處理決定書中相關處理決定不屬于行政處罰,申請人相關事項不屬于重大稅務違法違規行為。發行人已按照稅務處理決定書足額繳納了相關稅費和滯納金,且發行人上述接受虛開增值稅發票事項非主觀惡意,上述行為沒有對社會或公眾造成重大不良影響,不屬于嚴重損害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其他情形。

                  2017年以來,發行人及其重要子公司均不存在其他因違反法律、法規及規章而受其他行政處罰的情形,不存在嚴重損害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情形。

                  保薦機構已經在《保薦人盡職調查報告》“第二節 業務和技術調查”之“七、行政處罰情況”中對上述內容進行了更新披露。

                          ——摘自《:新鄉化纖:公司及平安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關于公司2020年度非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之反饋意見回復(修訂稿)》 



                  附:

                  楊超、楊小剛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二審刑事裁定書

                  來源:財稅閑談中國裁判文書網

                  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書
                  (2020)豫01刑終665號

                  原公訴機關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楊超,曾用名楊玉超,男,1982年11月25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系鄭州錦航貨物運輸有限公司、河南旭晟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豐捷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卓成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尚志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市悅來貨運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住河南省沈丘縣,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4月11日被鄭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被逮捕。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楊小剛,男,1989年10月20日出生,漢族,高中文化,中共黨員,系周口二融汽車貿易有限公司業務員,住周口市,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4月9日被鄭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被逮捕。

                  辯護人王順生,河南良承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人馬超,曾用名馬健,男,1988年3月12日出生于河南省周口市,漢族,高中文化,中共黨員,系鄭州錦航貨物運輸有限公司、河南旭晟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豐捷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卓成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尚志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市悅來貨運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戶籍所在地河南省周口市。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3月28日被鄭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被逮捕。

                  原審被告人馬志強,男,1970年3月3日出生,漢族,高中文化,系鄭州錦航貨物運輸有限公司、河南旭晟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豐捷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卓成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尚志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市悅來貨運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戶籍地河南省周口市。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3月28日被鄭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被逮捕。

                  原審被告人趙健羽,男,1990年6月9日出生,蒙古族,大學文化,中共黨員,無業,住鄭州市高新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3月28日被鄭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被逮捕。

                  原審被告人馮娜娜,曾用名馮娥娜,女,1990年10月10日出生,漢族,大學文化,系個體會計人員,住周口市商水縣,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3月28日被鄭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被逮捕。

                  原審被告人宋光輝,男,1981年8月12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系周口凱銳豐農牧業服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河南省周口市開發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4月11日被鄭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30日被逮捕。

                  原審被告人安紀玲,女,1974年4月16日出生,漢族,中專文化,系河南省新鄉市獲嘉縣交通管理局職工,住河南省新鄉市,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5月12日被鄭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3日被逮捕。

                  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審理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馬超、楊超、馬志強、趙健羽、馮娜娜、楊小剛、安紀玲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案,于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八日作出(2019)豫0105刑初1208號刑事判決,宣判后,原審被告人楊超、楊小剛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通過閱卷,訊問上訴人,聽取辯護人意見,認為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F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

                  2017年以來,被告人馬超、楊超、馬志強經預謀后,由被告人楊超負責在鄭州市金水區注冊鄭州錦航貨物運輸有限公司、河南旭晟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豐捷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卓成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市悅來貨運有限公司、鄭州尚志貨物運輸有限公司6家皮包公司,由被告人馬志強提供開票場所并介紹客戶,由被告人馬超負責日常管理,以上述六家公司名義接受其他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并對外大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告人趙健羽曾協助馬超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告人馮娜娜受馬超雇傭,負責鄭州尚志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卓成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豐捷貨物運輸有限公司、河南旭晟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錦航貨物運輸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做賬;被告人楊小剛作為周口二融汽車貿易有限公司銷售人員,向馬超等人指定的公司虛開周口二融汽車貿易有限公司為銷貨單位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告人宋光輝介紹周口駿通順車輛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等公司為馬超等人的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告人安紀玲介紹馬超等人的六家公司為新鄉化纖股份有限公司、朝陽巨合貿易有限公司、遼寧瑞利國際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經河南國審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審計:自鄭州六家公司成立至2019年3月31日被告人馬超、馬志強、楊超參與鄭州六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活動,在此期間鄭州六家公司接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025份,不含稅金額95981001.18元,稅額15329256.01元,價稅合計金額111310257.19元;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594份,不含稅金額178146349.39元,稅額18516421.5元,價稅合計金額196662770.89元。鄭州六家公司接受、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含稅金額共274127350.57元,稅額共33845677.51元,價稅合計金額共307973028.08元。

                  被告人馮娜娜2017年8月至2019年3月31日參與鄭州尚志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卓成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豐捷貨物運輸有限公司、河南旭晟貨物運輸有限公司、鄭州錦航貨物運輸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活動,在此期間以上五家公司接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866份,不含稅金額81419563.45元,稅額13048927.4元,價稅合計金額94468490.85元;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138份,不含稅金額147077504.88元,稅額15270066.04元,價稅合計金額162347570.92元。以上五家公司接受、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含稅金額共228497068.33元,稅額共28318993.44元,價稅合計金額共256816061.77元。

                  被告人趙健羽于2019年2月至2019年3月31日參與鄭州六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活動,在此期間鄭州六家公司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42份,不含稅金額16820034.23元,稅額1682003.38元,價稅合計金額18502037.61元。

                  被告人宋光輝介紹周口駿通順車輛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等公司為馬超、楊超鄭州六家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2018年7月9日至2019年1月17日宋光輝收款金額2479500元,周口駿通順車輛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增值稅稅率為16%,計算得出增值稅銷項稅額342000元。

                  2018年6月,被告人楊小剛以周口二融汽車貿易有限公司為銷貨單位向被告人馬超指定的公司開具汽車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告人馬超、楊小剛個人銀行流水明細顯示:被告人馬超收到購車款共計人民幣7513500元,其中:馬超尾號2827賬戶收到人民幣6897500元、馬超尾號1845賬戶收到人民幣616000元。楊小剛接受返點費用人民幣626879元,其中:收到馬超尾號2827賬戶人民幣160199元,收到馬超尾號1845賬戶人民幣466680元。楊小剛收到馬超尾號1845賬戶退還購車款人民幣320000元。根據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被告人馬超、楊小剛個人銀行流水明細統計,馬超收到購車款共計人民幣7513500元,周口二融汽車貿易有限公司銷售車輛的增值稅稅率為16%,計算得出增值稅銷項稅額為1036344.83元。

                  被告人安紀玲介紹鄭州六家公司為新鄉化纖股份有限公司、朝陽巨合貿易有限公司、遼寧瑞利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含稅金額33093356.54元,稅額3483810.49元,價稅合計金額36577167.03元。

                  原判另認定,被告人安紀玲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幣130000元;被告人楊小剛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幣70000元;被告人宋光輝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幣20000元;被告人馮娜娜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幣57000元。公安機關扣押馬超的車牌號為豫P×××**黑色寶馬車一輛、凍結涉案賬戶共計人民幣655795.9元。

                  原判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證人劉某、許某的證言,國家稅務總局鄭州市稅務稽查局關于鄭州市悅來貨運有限公司等五戶虛開團伙案件的調查報告,河南國審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審計報告,受案、到案經過、公安機關出具的證明,扣押、凍結清單,被告人趙健羽繳納罰金票據、被告人安紀玲、馮娜娜、宋光輝、楊小剛退出非法所得憑證,被告人馬超、楊超、馬志強、馮娜娜、楊小剛、安紀玲、宋光輝的供述等。

                  根據以上事實和證據,原判認定被告人馬超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被告人楊超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被告人馬志強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八萬元;被告人趙健羽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被告人馮娜娜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被告人楊小剛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被告人宋光輝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被告人安紀玲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五千元;非法所得依法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上訴人楊超上訴稱,原判認定的犯罪數額錯誤,認罪認罰沒有體現從輕,原判量刑重。

                  上訴人楊小剛上訴及其辯護人辯護稱,楊小剛沒有參與涉案公司的設立,不是經營者,虛開增值稅銷項稅額小,遠低于同案趙健羽、安紀玲和馮娜娜,且屬于介紹虛開,起次要、輔助作用,應系從犯;原判認定楊小剛造成國家稅款損失金額錯誤,不應將轉賬給馬超的銀行流水作為稅款計算依據,其中沒有用于抵扣的稅票款應從總數額中扣除;其積極退出違法所得,自愿認罪認罰,主觀惡性及社會危害性小,原判量刑不均衡,量刑重。

                  經審理,二審查明的事實及證據與一審相同,原判認定的證據經一審當庭舉證、質證,本院經審核,予以確認。

                  關于楊超的上訴理由,經查,楊超與原審被告人馬超、馬志強經預謀后,由楊超負責注冊六家皮包公司并進行日常管理,以公司名義接受其他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并對外大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系主犯,應對全案的犯罪數額承擔刑事責任,鑒定機構作出的鑒定意見,內容客觀真實,鑒定程序合法,應予采信;原判根據上訴人楊超犯罪的性質、對社會的危害性及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愿認罪認罰等情節,在法定刑幅度內判處刑罰,量刑并無不當,故其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關于楊小剛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辯護意見,經查,楊小剛、馬超的供述與稅務機關出具的增值稅發票所顯示的內容相印證一致,足以證明楊小剛打給馬超的購車款系二融公司開給馬超所指定的公司的增值稅發票金額,鑒定機構根據該數額計算出虛開增值稅發票的稅額客觀真實,應予采信;楊小剛及其辯護人辯稱稅務部門查扣的沒有抵扣稅款的發票應予扣除的理由及辯護意見沒有依據。楊小剛在客戶購車后從馬超處虛開增值稅發票,從中賺取好處費,在共同犯罪中積極主動,應系主犯。原判根據上訴人楊小剛犯罪的性質、對社會的危害性及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愿認罪認罰、退出違法所得等情節,在法定刑幅度內判處刑罰,量刑并無不當,故其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不能成立。

                  本院認為,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楊超、楊小剛及原審被告人馬超、馬志強、趙健羽、馮娜娜、宋光輝、安紀玲違反法律規定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上訴人楊超、楊小剛的上訴理由及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  馬青峰
                  審判員  竹慶平
                  審判員  錢基偉
                  二〇二〇年八月十三日
                  書記員  燕丹梅

                  來源:財稅閑談 編輯:吳蕊優
                  下一條:全了!好賬先生提醒您:小微、個體戶,這些扶持政策必看!
                  日本特黄无码毛片在线看_国产亚洲第一_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在线观看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