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d1nlj"><th id="d1nlj"><listing id="d1nlj"></listing></th></b>

    <menuitem id="d1nlj"></menuitem>

      <font id="d1nlj"></font><rp id="d1nlj"><listing id="d1nlj"></listing></rp>
        <dfn id="d1nlj"><th id="d1nlj"><font id="d1nlj"></font></th></dfn>

                <rp id="d1nlj"><progress id="d1nlj"></progress></rp>

                  <font id="d1nlj"><noframes id="d1nlj"><font id="d1nlj"></font>
                  <cite id="d1nlj"></cite><font id="d1nlj"><listing id="d1nlj"><meter id="d1nlj"></meter></listing></font>

                  人才費用通過咨詢服務走賬避稅,財務被判虛開罪

                  發布日期:2021-04-02 10:41:13.0瀏覽次數:14
                  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
                  (2021)滬0101刑初49號

                  公訴機關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趙某某,男,1979年9月18日出生,漢族,戶籍地上海市。


                  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檢察院以滬黃檢三部刑訴〔2021〕Z3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趙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21年1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建議適用簡易程序審理。本院受理后,發現有不宜適用簡易程序的情形,轉為普通程序審理,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薛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趙某某、辯護人林東品、李騰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檢察院指控:

                  2015年12月,中民嘉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民嘉業公司”)通過股權收購取得上置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置集團公司”)控股權后,中民嘉業董事長張某某(另案處理)推薦引進彭某某(另案處理)擔任上置集團總裁。期間,張某某與彭某某商議,屆時中民嘉業將支付彭某某一筆人才引進費。2016年11月左右,張某某與總經理陳某某、副總經理干某某(均另案處理)開會時商議將向彭某某支付人才引進費500萬元,張某某授意羅某某(另案處理)與彭某某聯系對接支付事宜,并告知羅某某可以正規薪酬外的非正常方式支付。羅某某與彭某某商議后,確定了以第三方公司“走賬”的非正常方式支付人才引進費,以此減少彭某某本應承擔的個人所得稅。羅某某遂聯系羅某某(已判刑),二人經商議后約定以中民嘉業支付咨詢服務費為名,向第三方“走賬”套取資金用于發放人才引進費,并支付羅某某相應開票費。同年12月,羅某某利用其控制的上海犁頻商務咨詢事務所、上海應爍科技咨詢事務所及其聯系的上海雍資財務咨詢事務所、上海邑隆投資咨詢事務所,在無真實業務往來的情況下,通過簽訂虛假居間合同向中民嘉業收取咨詢服務費,并分別向中民嘉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份,價稅合計人民幣500萬元,稅額合計145,631.06元。期間,被告人趙某某伙同張某某、陳某某、干某某在明知上述咨詢服務項目及服務費支出系虛構的情況下,仍分別批準同意中民嘉業進行簽約、付款。經查,中民嘉業取得上述發票后,已向稅務機關申報抵扣稅款共計145,631.06元。

                  2020年1月8日,公安機關經偵查將被告人趙某某抓獲。

                  針對上述指控,公訴機關當庭宣讀了同案關系人張某某、陳某某等人的供述、證人鮑某某、潘某某的證言、工商注冊登記、投標函、居間合同、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證明、會計鑒定意見書、案發經過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趙某某作為中民嘉業公司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其行為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在共同犯罪中,趙某某系從犯;趙某某到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對趙某某可以從輕、減輕處罰。提請本院對被告人趙某某依法定罪處罰。

                  被告人趙某某對公訴機關的指控無異議。

                  辯護人提出:1.本案單位的主管人員、直接責任人員為了規避支付相應的個人所得稅而虛開發票,主觀上沒有騙取國家稅款的故意;客觀上開票公司在開具發票時已經繳納了相應的稅款,被告人所在單位取得發票可以進行抵扣,這種封閉式的“對開”行為沒有造成國家稅款的損失;故本案在法律適用上,請法庭核查。2.如果法庭認為被告人構成犯罪,建議法庭考慮:趙某某系從犯,所實施的行為僅是整個“虛開活動”中的一個環節,其行為本身具有可替代性,對于虛開發票犯罪活動所起的作用小,到案后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表示認罪認罰,且趙某某作為一名專業財務人士,將來踏入社會能更好地發揮其個人作用等情節,對趙某某免除處罰。

                  經審理查明,2016年12月,中民嘉業公司在向下屬公司上置集團公司管理人員彭某某支付“人才引進費”的過程中,為了使得彭某某少交個人所得稅,中民嘉業公司的管理層人員張某某、羅某某等人商議后,決定以對外支付咨詢服務費的名義向彭某某支付上述費用。

                  其間:經羅某某聯系羅某某,中民嘉業公司分別與羅某某提供的上海犁頻商務咨詢事務所、上海邑隆投資咨詢事務所、上海雍資財務咨詢事務所、上海應爍科技咨詢事務所簽訂虛假“居間合同”,并以支付合同價款的名義向上述4家事務所支付錢款500萬元(上述事務所扣除手續費等費用后轉入彭某某指定賬戶400萬元),上海犁頻商務咨詢事務所、上海邑隆投資咨詢事務所、上海雍資財務咨詢事務所、上海應爍科技咨詢事務所在沒有真實業務的情況下,向中民嘉業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7份,價稅合計500萬元,稅額合計為145,631.06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由中民嘉業公司入賬;

                  被告人趙某某作為中民嘉業公司的財務負責人,在明知中民嘉業公司與上述4家事務所沒有真實業務的情況下,仍在相關合同用印審批單、費用報銷單上審核通過,為中民嘉業公司取得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提供幫助。2016年12月,中民嘉業公司將上述7份發票入賬抵扣,造成國家稅款損失145,631.06元。

                  2020年1月8日,民警將趙某某傳喚至公安機關。被告人趙某某到案后,如實供述了上述事實。


                  本院認為,中民嘉業投資有限公司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并造成國家稅款損失,被告人趙某某系中民嘉業投資有限公司的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其行為構成(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的指控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對于辯護人所提的本案“法律適用”的意見,查明的事實表明,涉案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所對應的購買方中民嘉業公司與銷售方之間沒有發生實際的應稅服務,該發票均系“虛開”,根據“增值稅暫行條例”的相關規定“非正常損失的購進貨物,以及相關的勞務和交通運輸服務”的進項稅額不得從銷項稅額中轉出,故涉案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進項稅額根據上述規定不得抵扣,而中民嘉業公司將“虛開”的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進行入賬抵扣,客觀上造成國家稅款被騙的實際危害后果;被告人趙某某作為中民嘉業公司的財務負責人實施了整個“虛開”過程中的一個“審核”環節,其應作為中民嘉業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其他直接責任人員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在本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活動中,被告人趙某某不是犯意的發起者,也不是虛開行為的主要實施者,所起作用相對較小,系從犯;被告人趙某某到案后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在本院審理期間,趙某某親屬向本院交納錢款145,631.06元用于彌補國家稅款損失;綜合考量上述情節,對趙某某依法免除處罰。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趙某某犯(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免予刑事處罰。

                  二、被告人趙某某退繳的錢款移送國家稅務局上海市黃浦區稅務局處理。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蘇 瓊

                  人民陪審員  陳蓉萍

                  人民陪審員  梅駿銘

                  二〇二一年二月八日

                  法官 助理  盧 超


                  針對涉及虛開的案件,律師認為:


                  不少的情況下,一個納稅人能夠被認定為虛開,不一定是他真的虛開了,而是他超出自己認知能力陳述或回答,并基于重大誤解而自認為是虛開。法檢可不管那么多,既然你自己都承認虛開了,那就別怪我的法槌將你送進監獄!


                  律師建議:

                  應對策略:拒絕回答專業性的定性問題

                  (一)拒絕回答定性問題

                  只需要如實陳述和回答:合同方向、標的交付方向、資金方向、發票方向就可以了;如果,辦案人員認為:真實交易不在開票方與受票方之間、或不屬于真實交易等等!讓辦案人員自行判斷,不要否定也不要肯定,告訴對方:這個屬于專業范圍內的東西,拒絕回答!

                  (二)還是拒絕回答定性問題

                  至于銀行流水是否為了走賬:只需要告訴對方款項的往來即可,不要做出任何判斷性或推斷性的回答;

                  至于合同是否是偽造的:你只需要回答印章是否真實,締約意思是在何時產生的!

                  至于貨單是否是偽造的:只需要回答貨單的簽名和蓋章是否真實、貨物是否發送即可!

                  至于差額是否開票費:這個不要回答,開票費是屬于虛開的特有詞語,如實款項的往來即可!實務中有經過誘導后,將商業利潤按照開票費供述的!

                  至于某個款項往來是否屬于資金回流:這個不要回答,資金回流一般是屬于虛開的特有詞語,如實款項的往來即可!實務中也有將代付款按照資金回流回答的!

                  (三)最后還是要拒絕回答定性問題

                  至于問你這個行為是不是虛開,這個問題不要去回答,可以如實告訴對方:

                  自己只對事實問題做出如實陳述,不負責定性,是不是虛開,由稅務機關或司法機關自己去定性!

                  結語:

                  事實方面的問題,如實陳述和回答(當然,你要引用不自證其罪的條文而沉默也可以,但是不要撒謊);定性方面的問題不要陳述和回答,因為這個是專業范圍內的問題!

                  絕對要記?。?/span>絕對不要超出自己認知能力的陳述或回答!

                  來源:財稅閑談 編輯:吳蕊優
                  下一條:全了!好賬先生提醒您:小微、個體戶,這些扶持政策必看!
                  日本特黄无码毛片在线看_国产亚洲第一_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在线观看_欧美做真爱免费